那些不错的好男人为何我都没感觉呢?

http://love.cnnb.com.cn    三江缘义务红娘网     2015年01月07日

  从小在海边长大,我是个吃鱼的行家。

  准确地说,我就是传说中那种吃鱼从来不怕择刺儿的高手。总觉得鱼儿的美味,十有八九,都集中在它们那些个细细的小刺之上。因而,每年一到杨柳泛绿的早春时节,我就定然要到市场上去寻觅那些巴掌大的小鲫鱼。每次满载而归,都能由衷体验到一种棋逢对手、将遇良才的阵阵暗爽。

  这种得意,在大学时代尤其膨胀得无可救药——几乎每一位和我一同吃鱼的小伙伴,都因为有意无意紧跟我对付鲫鱼的节奏,结果不慎被鱼刺卡了嗓子,痛苦万分地找服务员讨要米醋。记忆中伤得最严重的两位,还连累我在大半夜里陪他们去了一趟破落的校医院。

  不过,以上种种,在我升级当了孩子他妈之后,就统统被无情地扫进了历史的纪念册。

  那些曾经被我一度深深鄙视的龙利、吞拿、鳕鱼和鲷,都因为它们那万般无趣的“没有刺”,反而翻身成为流连我家饭桌的寻常客。特别是龙利鱼,处理起来极其简单,从超市里买回来就是白白嫩嫩的一大块,随手剁上几下,打个蛋,撒上葱、姜和盐,这边起锅加油,那边一搅一拌,扣进去翻炒一分钟即可出锅装盘。孩子们吃得开心,也让我这个做妈妈的,白白得了不少空闲,完全不用像处理鲫鱼那么小心,轻轻松松就能塞满小馋猫的肚皮。

  所以,有时候我也会自由联想——当年的自己如此热爱麻烦的鲫鱼,是否也是因为年轻时闲得无聊?热衷听见别人啧啧一片的感慨声。就好像身边总有那些恨嫁的姑娘抱怨说:“为什么那些看起来‘很好’的好男人,却总是让我感觉特别‘没有感觉’呢?”

  那些不抽、不赌、不胡乱吹牛、不沾花惹草,平日里好好上班,周末时乖乖在家的好男人们,的确就像那无趣的龙利鱼一样,一心只想找个同样渴望好好过日子的女人,一起去过那普普通通,甚至偶然也很是无趣的普通日子。跟这样的男人执手一生,似乎也的确会让那些“想把日子过得不一般”的姑娘们,提不起勾勾手指这样最基本的兴致。

  因为她们更容易倾心于那些“不容易被搞定”的男人,非得经历一番梅花傲雪的寒风彻骨,才能让自己体验那不同寻常的存在感。她们向往的,是五楼那个据说有12个女朋友的花样美男,是九楼那个只在中国任职三年的西班牙鬼佬,是十一楼那个老婆儿子都在香港的王先生,当然还可以是十七楼那个年过40却从来没有过固定女友的黄金单身汉……

  反正,不管搞定他们哪一个,都能收获比我完胜10条小鲫鱼还要多上百倍的豪迈感——看!这就是本姑娘我非凡魅力的明证!即便说,在类似的都市爱情故事中,古往今来投身者多多,如愿者寥寥,但总还是有人前仆后继地登台,在上演过千遍的老套故事里,汹涌着她们心底那新鲜的泪花。

  我不知道,有多少原本热爱多刺鲫鱼的主妇,会在琐碎的生活中发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离不开无趣的龙利鱼;也不知道,那些总是要在爱情道路中寻找戏剧感的姑娘们,到什么时候才会愿意去发现那些无趣的“好男人”们的好?也许成熟就是这样一个过程——渐渐地,渐渐地,无所谓别人看我们的目光(哪怕仅仅是我们自己想象中的)是否还有很多、很多的羡慕与敬仰,变得只在乎每天的自己是否过得简单而自在。

Copyright(C) 2001-2016 cnnb.com.cn  All Rights Reserved
中国宁波网 版权所有